>> 您现在的位置: 威信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 正文

 
 

随感

威信县人民法院·(2017-9-25 16:30:46)·法官文学

前不久,被单位派去省工人疗养院休整了一个多礼拜,暂时与办公桌上的一缧缧卷宗告别,远离尘世的喧嚣,让心灵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省工人疗养院所在地坐落于巍峨的西山之麓,浩瀚的滇池之滨,距离昆明市中心三十七公里。我们要去的疗养院建设在一座小山坡上。从空中俯瞰,这座小山像条白鱼张着嘴伸向滇池,故有“白鱼口”之称。这里水抱山环,湖岸起伏,绿树成荫,环境幽静,真是一个休憩和疗养的好地方。

清晨,从我们所住的“明楼”大厅观缆台上远眺滇池,会看到睡美人躺在轻纱似的薄雾里,秀美的长发随风舞动;渐渐云开日出,灿烂的霞光驱散了滇池上空的薄雾,碧绿的滇池水,像一块绿色的绸缎此起彼伏;傍晚,滇池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将远处的群山和近处葱郁苍翠的层林轻轻的拥入怀抱;天边的晚霞,时刻变换着柔美的身姿,深情的凝望着这位饱经苍桑的老人。这如诗如画的美景是那样的祥和、宁静。真是景也醉人也醉!清代名士孙鬃翁先生所撰写的一百八十字长联,把绚丽的滇池风光和云南数千年历史文化生动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饭后,沿着“明楼”左面林荫小道悠闲漫步,道路两旁植满了柏树、迎春、清香、苏铁、桂花等树种,西府海棠正在盛开。正逢八月,一路上飘散着浓浓的桂花香,让人沉醉。转过一个山嘴,前面好似忽然间“无路”了,待你东张西望、寻寻觅觅时,会突然发现在右边山与水的连接处,在绿树掩映中,有一座用钢筋焊接成的花形拱门,拱门正上方悬挂着“又一村”三个大字。面对此情此景,禁不住赞誉园林的主人起名之妙。这真是名副其实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进入园内,又是另一翻景致。青石铺就的路两边是修剪得齐齐整整的迎春柳,迎西立着一牌,上有“寻芳径”三字。沿径前行,是一道长堤,堤边垂柳,轻拂水面,滇池浪涛,击岸有声;堤岸西面,是一个半圆的池塘,围于石栏,可凭栏观鱼;堤岸东面,前临万顷波光的滇海,驻足凭栏,晨可观日出,夕可弄月影,大有西湖别景之致。曲池碧水上有一榭,名曰“耦香榭”。清清溪水,碧波如洗。走过小桥,一座建筑奇特的高楼矗立在眼前,它全用不曾加工过的大石头磊彻而成,中高三层,两翼各二层,昂然挺立,给人以伟丈夫的感觉。这是一个静谧深邃的花园,其建筑格调,模仿欧洲中世纪的古堡,温泉假山,错落其间,花香鸟语,迥异寻常。

“又一村”又名“空谷园”,又称“瘐家花园”。据说在1928年的一天,当时的省主席龙云的干亲家、昆明市的市长瘐恩锡(字晋侯)在白鱼口打猎,走到一片沼泽地时,被这里的“风水”所迷住,他举目四望,这里背靠青山,面朝大海,山清水秀,正面菱形的塘子山伸出两臂将绿色的草地搂在怀里,隐风避浪真是块宝地。于是瘐晋侯伸出胳膊在空中划了一个圈,上起花猫嘴山梁,下至滇池边,就将此地划为“庚家花园”了。这位瘐先生是云南墨江碧溪的望族,他曾在日本攻读过园艺,1922年变卖家产,买了卷烟机创办起“亚细亚烟草公司”。为了纪念蔡锷将军领导的“重九起义”,在他生产的6种香烟中命名一种为“重九牌”香烟,作为爱国行动,从此不再吸外国香烟。庾晋侯是个眼光独到、很会享受的人,他先后用了七八年时间将此地建成花园别墅,在园内建有36景,集亭、台、楼、角、水、榭、泉、轩等于一体,构思巧妙,有守方尊圆,抱残守缺之意,尤其是其所建造的“磊楼”全用青石垒成,“品”字型三幢楼连成一体,一高二低,古朴庄重,如欧洲中世纪古堡,楼内回廊曲转,清雅幽静,屋内陈设中西合璧,并有大镜一面,敞开窗户,滇池美景尽收镜中。由于庾晋侯笔名“空谷散人”,故此园又名“空谷园”。文革期间,许多景点被毁。只剩下“醉月轩”、“来旧雨轩”、“寒畦”、“醉眠”等十多个景点。其中的“来旧雨轩”与北京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仅有一字之别,该景点得名于一个典故,天宝十年,唐朝诗人杜甫在京城长安闲居时,曾受到唐玄宗的赏识,这时,一些人看到杜甫得官有望,便争相前去与他做朋友,却不料杜甫并没有做官,而且日渐贫困,这些新结识朋友就不再和他交往了,在一个秋雨绵绵的下午,诗人贫困交迫,适逢一魏姓故友前去探望,使杜甫即感激又伤心,因而作《秋述》诗一首。诗前有一小序;“秋,杜子卧病长安旅次,多雨生鱼,青苔及榻,常时车马之客,旧,雨来,今,雨不来……”,后人便以“旧雨”指“故友”,“今雨”指“新朋”。瘐先生喜交际,“人情旧雨非今雨”,“最难风雨故人来”,故名“来旧雨轩”。室内陈设大理石书桌,紫檀木椅,古朴典雅,墙上挂有名人书画,其中有明末董其昌先生的手书对联:“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笔力雄浑,张驰有度。

漫步在这构思精妙,别具匠心的“空谷园”内,自然的美,美的自然,园林建筑,依水成景,远则取其势,近则取其美,两者兼而有之。在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里,前人和后继者们,加以人工雕饰,更使其锦上添花。19517月,瘐晋侯将此花园、土地、房屋及文物古籍捐献给了国家。据说邓小平同志曾于1952年到此一游后说: “此地就如红楼梦中的大观园”。19796月,美国教育福利部长小约瑟夫、卡利法诺到此一游,感慨称誉;他到过120多个国家,其中瑞士的一个花园和空谷园这两个花园景致最美。真是应了一句“走遍云南山和水,空谷园中最妖娆”。

入夜,茕茕孑立于明楼的观榄台上,想起了唐朝诗人杜甫的诗句“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刘禹锡的“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这两位诗人对生命的终极、对世事无常的理解有异曲同工之妙。人生有限,自然永恒,在这天地幽幽,物序流转中,每一个人都是渺小的转瞬即逝的生命,就如瘐老先生所构建的“空谷园”,斯人已逝,而物景犹存。人生天地间,虽不能主宰万物,但是能在世间留些许风景,带给后人以美的享受,也不枉人世走一回。

作为一名在基层工作的普普通通的法律工作者,每天面对日渐繁杂的审判业务,面对形形色色的当事人,也曾有过抱怨,有过不满,有过对自己当初选择的无奈、失落,更不能像别人一样有充裕的时间“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但是,能拥有几日短暂的“关机”时间,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让自己与自己独处,自己与自己对话,将尘封已久的心灵解放出来,再整理好重新放回心里,已经很知足了。人的一生,只要我们不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对理想的追求,做你想做的,爱你所爱的,想你所想的,做一个快乐、健康的人,感觉真的很好。这次的休整虽然短暂,但是当我又一次驻足在这碧波荡漾的滇池边,眺望一望无际的江水,聆听波涛轻轻拍击海岸的节律声,那些曾经有过的抱怨和不满已随风而逝,疲惫的心灵暂时得到了放松,我又带着一份对生活的向往,踏上归程。

                       (作者单位: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 文章作者:张晓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395 作品录入:wxpxz    责任编辑:潘先振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威信新闻网威信党建网威信人民政府网威信发改网共青团威信县委威信人力资源网威信县科技网威信二手网
中国法院网云南法院网人民法院报法制网正义网中国法学网中国诉讼法律网中国普法网
 

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2009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滇ICP备09002886号

建议使用MS-XP系统IE6.0以上1024×768浏览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