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威信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 正文

 
 

秋天,从云朵上坠落(组诗)

威信县人民法院·(2016-11-25 9:16:21)·法官文学

     陈正强

 

秋天,从云朵上坠落  

   

阳光 一件远古的蓑衣

烤化一滴水珠 云朵

驮着山鹰的翅膀

在风中颤抖 一个

婴儿的啼叫

涟漪了水的思念

秋天 从云朵上

坠下来 啪地碎了

沉甸甸的声音

在悬崖之上

半碗土酒企盼可掬的笑容

在鸟语的热吻中

像一张一点就燃的纸

 

岁月 雀跃着方言

磨损长长短短的记忆

羊群像野花一样在草丛奔跑

蹄声追逐着流水也追逐着时光

马鞭抽碎的歌谣

像吊着灯笼的萤火虫

一朵云照应一座村庄

旧山墙外缭绕的风色

像封存多年的窖酒

清香扑鼻

秋风翻过栅栏的痕迹

情歌 在屋后飞尘大道上唱响

一粒痴情的谷物

忍受着连枷捶打的幸福

遐想 藤梨漂浮的光

炊烟像划破长夜的一道闪电

金黄的稻穗左顾右盼

踩着夕阳匆匆回家 嚼碎

陋巷弥漫灶房的洋芋味

 

秋光 一个喝得半醉的老汉

在山水日记中迷路

老屋 像一个覆满落叶的树疙兜

被风使劲翻着

时光 在一株草叶上停息

无法停下来的怀想

在云朵的影子擦过的地方

等待一朵花开 更远处

无数光与影草样疯长

画布上一片灿亮的色彩

随果实的光芒 摇曳

石头落水的回声

   

月光之吻  

   

瓦檐沉重 黑夜  

烧成一堆灰烬的月光  

在城市上空徘徊  

夕阳浮在稻花上 吸吮  

溪水的长音短调  

水在睡醒的石旮旯  

敲响 曼妙蛙鼓  

   

流星 影印在  

荷叶上一个滚动的词  

飘落在稻花的火焰  

一声声蛙鸣 狗吠  

穿透夜晚的山村  

枯蝉 鼓翅呐喊的民乐  

乡亲身怀五谷 鸢尾花  

茅草屋 触手可及的星空  

残留的泥土味  

乡居者 一幅幅山水画  

梦之随想 情歌  

被月光吻柔  

浓郁的潮音 水一样  

漫过田野 村庄  

   

一曲又一曲颤颤的乡谣  

在萤火虫的飞翔里  

故乡消瘦的老房子  

追不上蛙鸣  

月光 疏淡的蛙鸣  

农耕者最原始的秘密  

蛙鸣抖落一地稻花  

诗意流淌的月光  

一朵叠着一朵  

一种惬意的乡情  

风 蹚过稻花  

在铁器和汉语的光芒上抽穗  

   

怅然与苍凉  

   

题记:在高田偏远乡村走访贫困户,看到一户户破烂的房屋,贫困的家境,总让人心酸。为什么,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总是生长着贫穷与苦难。多少年,破旧飘摇的老屋,临风而立,默默地守望着历史的苍凉。  

有一种疼痛  

与大山石头一样重  

在长满苔藓的百年老屋上  

野雀耗去的岁月  

啄穿房瓦漏下古老的星光  

门窗有些颓败 风  

吹缩了有时干瘪的梦  

桌上 胶盆积淀的雨水  

腐臭的气息  

日复一日潜伏在骨头里面  

生锈 有谁知道  

我所走过的村庄和田地  

1113个光棍 是一堆凌乱的词语  

和时间比老  

旧房子的灰尘慢慢下落  

皱纹被刻在墙上  

几张塑料纸遮挡的窗户  

一家三代8口挤在一间  

30平方米的屋子里  

蜷曲在旧草席上的时光  

只为 与私奔的炊烟见面  

一场雨一直下到山上的日子  

总让人想念 茅屋和秋风的苍凉  

   

一只山鹧鸟的惨叫  

   

冬天 太阳躲在  

鸟声里伸了个懒腰  

雾霭取代了视线  

落叶远去 乡景没有了颜色  

   

一条狗在野地打个滚  

想冻死肆意的跳蚤  

颓败的老屋是孤寂的  

篱边 一些花朵远去  

一些花朵还在沉睡  

一些花朵即将准备冬眠  

   

冬天的雨 是冷的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  

我会被寒冷阻隔  

并且像被困在风中的一棵树  

有很多野草把我包围  

也有一条牲畜踩成泥泞的小路  

让目光 抵达一幢倾斜的屋  

一只被柴火烤糊毛色的猫  

正在向内心靠近  

她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  

   

回来的时候 我带回了贫困户炕笆边  

一只山鹧鸟吊着的惨叫  

她张开鲜红的口子 她的嘴里  

饱含许多凄怆  

像要诉说什么 却又无法倾吐  

只是把内心 拥挤得如此疼痛  

   

掌上花开  

  

山歌 划开云朵  

在母语里  

有催眠和唤醒者  

游荡之后  

五千年农耕的呼啸 或奔腾  

在光与影中 乘坐人造大鸟  

去看嫦娥  

感知仙女飘起来有多寒冷  

   

空旷的山野  

梦 是草尖上一滴生命的灵魂  

闪烁着红色辣椒的刺激  

一个词的变化  

演绎着一代人又一代人的风貌  

春光或秋歌里  

潜藏着高铁迅猛穿越  

掌上花开 劳动的美色  

让我无法舍去乡村  

那些贫困户  

在山岗上与一位薅草的妇女聊天  

我看见她指甲缝里的泥巴  

同灰尘是两种性质  

就像我爱祖国的山河也会爱故乡的土地  

我爱上水同样也会爱上火一样  

因为在精准扶贫的时间里  

我学会了劳动  

   

所以 在云朵解体的地方  

某种飞逝的力量  

把山花折叠成红楼  

写满汉字的石头  

存在着值得自己为之狂欢的美  

   

远古的牧场  

   

高原上远古的牧场  

一座山挨着一座山  

都像被白水江一条鞭子催赶的羊  

岁月长出风声 石头长出光线  

流水撑开堤岸 还有烟和野云  

与一条河一起等待黄昏  

完整的煤和石灰  

以及时间 就这样  

被一支接一支地抽出和点燃  

火车 一条发光的草鞋虫  

在夜的肚子里  

因为躲避失眠而奔跑  

穿过峡谷时放轻了脚步  

偶尔还停下来  

迷恋柿子坝的空气  

和白水江的音乐   

我知道  

这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座标  

守望已久的词语 在我的  

诗稿上 总还有一片  

上帝也管不着的地方  

   

(作者单位: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 文章作者:陈正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1144 作品录入:wxpxz    责任编辑:潘先振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威信新闻网威信党建网威信人民政府网威信发改网共青团威信县委威信人力资源网威信县科技网威信二手网
中国法院网云南法院网人民法院报法制网正义网中国法学网中国诉讼法律网中国普法网
 

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2009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滇ICP备09002886号

建议使用MS-XP系统IE6.0以上1024×768浏览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