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老屋情思
作者:张晓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31 更新时间:2018-4-9 7:05:00

 

老屋,我又一次拥入您的怀抱,虽然您已风烛残年,已破败不堪。但每次回到老家,都忍不住去看看您门前的菜园子是否又添新绿,后院的老水车是否还在流转,厢房旁边那棵老茶树是否已结满茶果?我抚摸着您斑驳的老墙,坐在门前长满青苔的台阶下,记忆像疯涨的潮水,瞬间泛滥成河!

  

在您温暖的怀抱里,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曾经,与一帮放牛的小伙伴在夕阳的余晖中骑在牛背上唱着情歌,与大哥在门前的水田里捉黄鳝,与弟弟在清清的溪水里钓鱼,偷邻家的果子,玩过家家的游戏……。稍渐长大,羡慕有份公职的人体面的生活,总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高耸入云的大山阻挡着我前行的梦想,那些曾对人生何去何从的彷徨、迷茫,让自己幼小的心灵变得成熟,敏感。

  

在您门前那条长满青草,竹影婆娑的小路上,父亲曾无数次背着我趟过九十九条河,转过一百八十道弯,去镇上的落木柔街上看病。伏在父亲宽阔、结实的臂膀上,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幸福;憨厚的大哥曾无数次与我相伴,踏着月色从石龙小学归家,让我不再孤独。后来转学到云南威信的林凤中学就读,因为在云南无户口,就不能参加高考,父亲又一次次翻过那座莽莽苍苍的雪山,为我的户籍奔走,四处求人;每次放寒假,在大雪封山的严冬,父亲不顾严寒,踩着厚厚的积雪到长安安稳坝的路边等我;在我工作后,我带着弟弟妹妹在三桃读书,每隔一段时间,父亲又不辞辛劳,背着家中的土特产,走几十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来看望我们。他说:“那儿还有他的另一个家,有他牵念的儿女,有他的希望和梦想”。我成家后,我将父母接到城里,本想让他安度晚年。可不知城里的空气、城里的水、城里的食品不如老家的营养、健康,却让父亲得了心脑血管疾病。如今,父亲亲手栽下的杉木已长成参天大树,早已成材;亲手种下的兰竹、水竹、茨竹已浓荫匝地,满目成林;与父亲同龄的老人依然健在。我还未来得及亲自为父亲斟一杯陈年老酒,亲手为父亲理理满头的白发,父亲却因脑溢血复发于二0一四年秋天满含眷念的离开了我们,长眠于故乡那片长满翠竹的山坡下;大哥为使我能读书奉献了他的青春留在老家搬出老屋建房另居。 

我们都走了,留下您破败而凌乱的身影,孤独的矗立在那里。每次想起您,老屋,我依然怀念在您宽厚的怀抱里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依然眷念您炽热的胸膛。

  

俗话说:“宁恋家乡一捻土,不恋他乡万两金”。捧一把菜园子黑黝黝的泥土,温润柔软;折一支门前的竹条,划过臂弯;摘一朵门前的茶花,别在胸间,感觉是那样的温暖。老屋,我灵魂的栖息地,不管我身在何方,您总在那里静静的等着我;不管你如何苍老,破败,哪怕只剩下片瓦残存,荒草萋萋,我依然深深的爱念着您!

  

我生于斯长于斯,我对您的情就如绿叶对根的回忆,我是您天空飞翔的小鸟,总在您身旁徘徊。老屋,您是我的根,我永远的家,我会把您当我的祖辈、父辈,时时惦念!

(作者单位: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作品录入:wxpxz    责任编辑:潘先振